就像每一滴酒回不了葡萄

[进击的巨人/团兵]进山 #3.5

chill:

这篇里艾伦的CP是毛哥


昨天我被屏蔽了,大家的首页刷不出我的更新!所以我很生气,现在我好了!


=======


以埃尔文的条件,专一才奇怪,但花心也有高低之分,埃尔文可以算高风亮节,做炮友还是做情人,一眼定生死,且绝不给人遐想的余地。他晚上带到保利去的那些,碰了头就把手搭在别人胯上放不开,把玩珍品一般地把玩,很懂得怜香惜玉,说话时不得不耳鬓厮磨,几杯酒下来,他的气息已替他操了对方好几遍,轻佻轻浮轻薄,是对炮友的漫不经心;他对待利威尔,则是另一番姿态,风度在享受之前,箭在弦上却不出手,他拿来触碰利威尔的手指虽然也轻,但并非出于色欲,而是珍重...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27 fin.

愿他们活得比爱长久 再久一点

Tropic of Cancer:

BGM:I Love You - Woodkid



利威尔的生物钟苛刻,即使凌晨四点多才入睡,他也能在早上九点准时睁眼,睁眼就瞧见埃尔文站在那面巨大的全身镜前,抬着小臂系袖扣。


“你要走了?”


埃尔文换上伴郎的西服,灰的,搭在椅背上的缎面领结也是纯色,低调得紧,旨在不抢新郎风头,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埃尔文从镜子里看他,“我过去帮忙。给你告了闹钟,你再睡一会儿。”


利威尔却下了床,身上仍是那件宽大的衬衫,被压出了不少褶子,看不得。他怎么睡在床上、袖子怎么会被放...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23

Tropic of Cancer:

开学快乐??


=======


后来在客厅里面面相觑,两人好像都忘了方才在床上的需索,局促得很纯情。利威尔拎一根烟,慵懒地跷着腿,一只手把住嶙峋的脚踝,沙发的另一头是埃尔文,他的手放在膝盖上,坐姿很良家。利威尔悄悄地瞅他,黑白分明的眼,来去都极安静。周身都是静物,利威尔的眼睛几抬几落,埃尔文一一察觉。但他们的身体先到了,心却怯弱起来。敞开心扉不同于敞开腿。精神就是比肉体贵重些,都成了常识,所以此时的纠结都在情理之中。埃尔文也是静悄悄的,脖子后吸附一些静悄悄的水珠,手撑在身侧,让利威尔看见他浅色的指尖,泛白。是那种懂事的年轻孩子期期艾...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23

Tropic of Cancer:

开学快乐??


=======


后来在客厅里面面相觑,两人好像都忘了方才在床上的需索,局促得很纯情。利威尔拎一根烟,慵懒地跷着腿,一只手把住嶙峋的脚踝,沙发的另一头是埃尔文,他的手放在膝盖上,坐姿很良家。利威尔悄悄地瞅他,黑白分明的眼,来去都极安静。周身都是静物,利威尔的眼睛几抬几落,埃尔文一一察觉。但他们的身体先到了,心却怯弱起来。敞开心扉不同于敞开腿。精神就是比肉体贵重些,都成了常识,所以此时的纠结都在情理之中。埃尔文也是静悄悄的,脖子后吸附一些静悄悄的水珠,手撑在身侧,让利威尔看见他浅色的指尖,泛白。是那种懂事的年轻孩子期期艾...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20(小学期上完啦!回国啦!七夕啦!更新啦!)

Tropic of Cancer:

花旦从利威尔那儿回到韩吉家里,叫韩吉,韩吉不应。她痛经,在卧室里求死不能,听得见花旦喊她,但没精神应她。花旦撂下包,这一次利索地脱了鞋,赤脚颠儿上楼,头发跟着她的身子蹦。她来到卧室里,看见韩吉像一捆挂面似的搭在床上,小腹上搁一个热水袋,便问:“还痛啊?”


“啊,我不想活了,”韩吉不让须眉,却犯最女人的一种病。她面色可以漆墙,稍稍动一下都要命,因此也懒得扭头看花旦,“你去哪儿了?”


“利威尔家。”


她听了便要兴师动众地坐起来,不知道自己女朋友又出什么妖蛾子,一激动身子更难受。韩吉又痛又气,开口就是吼,“你爱多事?!你找他干...

 

© 烧了与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