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每一滴酒回不了葡萄

∞:

Adam.

190cm x 90cm

综合材料(棉布、墨水、铅笔、硫酸纸、丝线)

2013

-

自幼时起,我便被告知生而为男性是有着先天优势的:更强壮,更聪明,更理性,更具有逻辑。
而对女性而言,衡量她们价值的依据并不是其工作表现,更多是是否能操持一个家,更好地照顾孩子和打理家务上。这才是她们应遵守的美德。
古希腊人曾说,女性是不完整的男性,每月自其体内流出的肮脏的血实际上是一种疾病,一种会让男性气概丧失且无法逆转的绝症。
弗洛依德也持有类似的观点,在其著名理论“阴茎妒羡”(Penis Envy)中,他论证道,女性(女孩)对男性(男孩)怀有强烈的妒忌与羡慕,因为对方拥有力量与权威的象征物,亦即阴茎,进而会产生强烈的不可实现的成为男性的愿望,并最终发展成为阳具崇拜。

简而言之,男性优于女性。
再简化之,菲勒斯中心主义足以概括所有。

德国心理学家,新弗洛伊德学派研究者卡伦·霍妮曾就佛洛依德的“阴茎妒羡”论提出反驳,并就此提出“子宫妒羡”(Womb Envy),她指出事实上对另一性怀有自卑与妒羡情节的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因为后者拥有怀孕生育的能力,所以男性表现出的力量与进取心,其实都是对这种先天缺陷与遗憾的心理弥补。

继霍妮之后,法国女艺术家与心理学家艾廷格也曾提出“子宫界”(Matrixial)这一概念,特指只存在于阴性个体之间的移情与共鸣之场所。

拉康也曾论述道:“有一种欢愉(Jouissance),特属于阴性,只从“女性的那一边”得知,不受阳具支配。女性主体经历过这种愉悦,但难以言喻。”

若要以不完整性来反向定义存在的价值和探讨精神隐疾,究竟哪一方才更受这般缺陷困扰且一直试图以其他方式将自己伪装成完整、优越的个体并耽溺于那虚假幻象之中?

男性,还是女性?

单个个体的完美、自我确认、保存、复制与延续是否可在弥补了这般不完整后得以实现?


是为创作前话。

评论
热度(227)

© 烧了与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