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每一滴酒回不了葡萄

[进击的巨人/团兵]进山 #3.5

chill:

这篇里艾伦的CP是毛哥


昨天我被屏蔽了,大家的首页刷不出我的更新!所以我很生气,现在我好了!


=======


以埃尔文的条件,专一才奇怪,但花心也有高低之分,埃尔文可以算高风亮节,做炮友还是做情人,一眼定生死,且绝不给人遐想的余地。他晚上带到保利去的那些,碰了头就把手搭在别人胯上放不开,把玩珍品一般地把玩,很懂得怜香惜玉,说话时不得不耳鬓厮磨,几杯酒下来,他的气息已替他操了对方好几遍,轻佻轻浮轻薄,是对炮友的漫不经心;他对待利威尔,则是另一番姿态,风度在享受之前,箭在弦上却不出手,他拿来触碰利威尔的手指虽然也轻,但并非出于色欲,而是珍重,如果看见他指尖泛白,就是他忍耐时用的力。


因为有利威尔在,埃尔文的日子并不难熬,这不知不觉地,一个月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让他用剩下的十来天拿下利威尔,不是不可能,但未免过于草率,要他走,他也舍不得,只好冠冕堂皇地请示上级,“爸,这电站还挺有意思的,我下个月再回来如何?”


史老爷子仿佛喜笑颜开,“哟,文文懂事了。”顿了顿,很冷静地,“是不是手里没钱花了?还是看上什么车了?”没钱了就来卖乖,埃尔文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怎么会呢,在大河真是一分钱花不出去,而且能看的只有拖拉机、货车和自行车,虽然对埃尔文来说,那拖拉机突突突的,比跑车还要稀奇,“你误会我了,我在这种地方能花什么钱?看上什么车?”


想想也是,老爷子这才放开了夸,“不错不错,我还当你吃不了这个苦,现在居然让我另眼相看了。”虽说是要埃尔文吃苦,他也不是认真的,适当地吃一吃苦是好事,一旦吃多了,他免不了心疼,埃尔文长成这副德性,不就是被他惯出来的,“也用不着待太久,油田还是要你去看,最近还有几个搞创业的找我投钱,都是你们年轻人的玩意儿,高科技,你比我明白。”父子俩你进我就退、你守我就攻,也不嫌累。埃尔文听了,还在那儿得意,殊不知这当孩子的一撅屁股,当老子的就知道他是不是要拉屎,埃尔文只说了两句话,他爸就把他看穿了。埃尔文一喜欢吃喝玩乐,二沉迷七情六欲,第三才看得上日进斗金,当初嫌苦嫌闷死活不想去电站,如今一反常态,嘿(一声),那多半是在大河有了相好的,让他在温柔乡里流连忘返了。


埃尔文说是老司机,也不是没翻过车,那一次闹得他在公司内外都丢了面子,老爷子心有余怒,一见着苗头,便马不停蹄地吩咐佩特拉打探情况(她就是替老爷子搞情报工作的,少东家专员),倒不是急着棒打鸳鸯,但有个心理准备也是好的。佩特拉多么聪慧,哪里用得着打探,也是早就看出埃尔文和利威尔有奸情,一直没开口罢了。


佩特拉回禀老爷子,是两年前进公司的利威尔。老爷子有点吃惊,说,看不出来哇。佩特拉也说,埃尔文的口味是挺多变的。管他是个方柿子圆柿子、高柿子矮柿子,只要是个水灵的美柿子,埃尔文就忍不住要去捏一捏。其实老爷子不是这个意思,他吃惊的是利威尔居然是个同志。都怪利威尔太直,他一个老人家,怎么看得出来呢?利威尔那直来直去的举止之间,哪里有一点同性恋的妖娆火花呢?之前还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一直没交女朋友恐怕是因为长得矮吧,想不到是因为人家志不在此。史老爷子思想特别开放,对成家立业、传宗接代没什么执念,在商人里属于珍稀动物,他一听埃尔文的相好是利威尔,顿时也不担心自家孩子了,反而操心起利威尔来,埃尔文花心,他是知道的,但他也不能拆埃尔文的台,心想儿孙自有儿孙福,一段情是造化还是劫数,都让他们自己修炼去吧。


佩特拉能帮老板搞情报工作,性格自然谨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那些不该说的事情里,就有埃尔文翻车的事。埃尔文随和是众所周知,娇气可以调侃,性向可以打趣,那么阴柔的外号都纵容着,只有这一茬,一提就要黑脸的。艾伦估计有误,要找佩特拉问这件事,还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知道的不止佩特拉一个,在当时,那是人尽皆知,眼下已经过了第三年,还时不时被人提起鞭尸,而大河这帮人里嘴最碎的,就要数那位在来路上坐在利威尔旁边、身上有一些体味的女同事了(本来是个男的,改成女的了)。就叫她小臭好了。


只见这一天埃尔文又在那儿暴殄天物,上次用Tom Ford去抓鸡(这里没有干洗店,那件蒙尘的时装还可怜巴巴地挂在他衣柜里),这次用Thom Browne的长袖T恤兜水果。他在路边见着挑着扁担卖樱桃的,是那种亮晶晶酸溜溜的小樱桃,不是车厘子,车厘子才没什么稀奇的。因为贡品里没有这一样,埃尔文又想吃了,可惜那卖樱桃的塑料袋用光了,就称了一斤,给他兜在T恤的衣摆里,他小心翼翼地兜回来了,压在最下面的在颠簸中被挤出了汁水,染得衣服上点点淡红。其实哪止一斤,卖樱桃的小姐姐看他言笑晏晏、亲切又好看,偷偷多给了许多,但大小姐不识柴米油盐,哪里知道一斤有多重?不小心辜负了别人的心意。他遇到公司里的几个女孩子,问她们吃不吃,她们各抓走一点点,剩下的才是一斤无误。等他走了,其中一个说:“我的妈,真的好帅。”


另一个说:“是帅啊,人还这么好。”


第三个就是小臭了,小臭戾气一点,埃尔文也渡不了她,翻个白眼,“你们懂什么呀,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跟你们说……”


于是第二天电站就有埃尔文掰弯直男后劈腿、在董事长面前被人掌掴的流言甚嚣尘上。而利威尔知道这个消息,只能是从艾伦嘴里。艾伦是冲动的性格,但告诉他之前,也思忖了许久,着实难能可贵,他这辈子“思忖”的次数,掰着手指头也数得过来。晚上两个人各自躺在床上,艾伦斟酌着说完,不太敢看利威尔的脸,怕看见他难受的表情。他想利威尔的难受很珍贵,珍贵的东西要么让人盯着看,要么让人不忍看。过了一会儿,利威尔开口了,说得慢慢地,却相当坚定,“其实上次你跟我说那些事之后我就想过了,他是我喜欢的人,无论别人说他是怎么样的,我自己没有看到,就不会相信。就算这件事是真的,我也会跟他本人确认。嗯……但是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有从臂上捻走一只蚂蚁的温柔,怎么会有劈腿的狠心,利威尔看着他,他的笑容、他的眼睛都是柔软而闪亮的,一定是从小就被丰盛的爱意包裹,才会散发出如此珍贵的光芒,想起他,利威尔的嘴角忍不住翘起来,“不过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艾伦被利威尔帅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作西子捧心状,娇喘几声,“噢!利威尔!好帅!”


艾伦的大惊小怪搞得他都有点神经衰弱。现在心有所属了,利威尔还挺想知道自己哪里帅的,绷着说:“这有什么帅的。”


“如果是我的话,听了这种事就肝肠寸断了。”


艾伦低估自己了,利威尔却看得清楚,“不会,你想想你是怎么对韩吉的。”


艾伦恍然大悟,但悟了之后,全是伤心。他明知韩吉多情滥情,一顿鞭子一颗糖地钓着他,也一样放不下,夜深人静时独自舔着伤口,一边痛,一边觉得满足,韩吉不是他的,连一片衣角都不是,只有这份痛是,谁也抢不走。艾伦轻轻地说:“我真是一点也不想再喜欢他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他觉得自己实在是贱,从小到大就没被人好好喜欢过,以至于有人对他示一丁点好,他就要死心塌地地黏上人家。他的爱恨都太多了,多到廉价,韩吉半分也不稀罕,谁都知道的。艾伦的眼眶已经托着一泡泪,一眨眼就要滚落下来,他不想在利威尔面前哭,真丢脸,可说起韩吉的事就忍不住了,只好找了个借口冲出门去。利威尔始料未及,还没反应过来呢,艾伦已经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走廊上人来人往,艾伦可不敢在宿舍里哭,就在楼下的院子里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蹲着,脸埋进掌心里。这里没有人,他仍然不敢嚎啕,憋得难受,耳朵和鼻子都堵得严严实实的。一会儿觉得自己太惨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太贱了,正哭得起劲,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摩托车引擎的轰鸣,这里骑摩托车的,只有三毛一个。艾伦惊慌地抬起头来看一眼,却被车灯的强光闪得睁不开眼睛,情急之下拔腿就跑。毛总也拔腿就追,一边喊:“别跑!是不是小偷!”最近宿舍里有人丢东西,他就把艾伦当成那小偷了,还纳闷这小偷怎么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是不是蠢?不过再蠢也知道逃。


艾伦脑袋嗡嗡的,压根儿没听清三毛喊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这副模样不能让人看了去,更何况来人是三毛,艾伦对他是有点崇拜的。艾伦仗着自己年纪小,跟史老爷子都敢开玩笑,唯独在三毛面前,乖得像只鸡。只是他这一米七的小短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三毛那一米九的大长腿,眼看就要抓住他了,三毛纵身一扑,就把艾伦扑倒在地上,啃了一嘴泥,脸上都是泪,湿渍沾上了灰尘,睫毛都弄脏了。三毛和艾伦不熟,又是黑灯瞎火的,认不出他的身形,死死扣着他的脖子,冷笑一声,“跑你大爷,你跑得过老子?”


艾伦又痛又怕,听了这话彻底懵了,声音还在哽咽,“毛总、毛总你为什么要抓我……”


三毛一听这声音,不对啊,立刻把人反过来,只见艾伦一张小脸上全是泥和泪,搞得三毛也懵了,“是你啊,我操,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艾伦赶紧把脸遮住,“毛总,我不是小偷……”


“对不起,弄疼了吧?”三毛扶他起来,瘦长的手指稳稳握住他的上臂,艾伦居心叵测地睨了睨,这种温热有力的触感让他觉得整条手臂都变软了,但他现在这么狼狈,更多的非分之想也不敢再有,只有些怯弱地看着地面。三毛从裤兜里掏出一包被压得皱巴巴的卫生纸放在他手里,“等着,我去给你找点水洗把脸。”


艾伦乖巧地点点头,不自觉地站了个内八,脚趾都差点拧起来。三毛真觉得对不住他,是跑着走的,之后也跑着回来,温水和毛巾都有,艾伦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的脸弄得干干净净,三毛站在他边上,见他老垂着头,心想这孩子平常不是活泼得很吗,到我面前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有这么可怕吗?啊?艾伦那些花花肠子,三毛是一毫米也没察觉,哪怕听说了他的取向,他也只是把艾伦当成一个小孩儿而已,小孩儿是不懂男女之情的。


艾伦把毛巾和水壶还给三毛,手指都不敢碰着他,要是再待下去,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清脆地说一声谢谢毛总,再次跑得没影。


太危险啦,要不是有韩吉,他就要喜欢上毛总了。看,他的喜欢就是这么廉价。




TBC.


更新以证明我从屁股生还了。感觉变成一个搞笑文了


这篇不会出本了,因为我猴猴懒,但是封面和一些插图已经到位,写完后我会做一个排版的PDF送给大家

评论
热度(148)
  1. 烧了与田 转载了此文字

© 烧了与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