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每一滴酒回不了葡萄

[全职高手]情深难解12.(方王)

Small Reunions:

深夜党福利,下更即完结


再次感谢一直追下来的各位






12.


 


方士谦三十岁之前有个不怎么见得人的爱好,喜欢看凄风苦雨的文艺电影,时不时还会用高中时代做文科男的必备技能背上一两个经典桥段,提升自己在漂亮姑娘面前的逼格;后来他遇到王杰希,就用来提高自己在王杰希面前的逼格。三十岁生日那天他身在异国他乡,王杰希的生贺短信不知是时差算错还是匆匆来迟,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他的收件箱。当时他正重温终极版的东邪西毒,看笼格光影间南宫嫣长衣水袖的冷媚,被手机荧光闪灭所惊,才知零点已过,翻开来看有信息数十,最新的正是王杰希那一条。他错过了自己的三十岁,结果王杰希也没能赶上,方士谦盯着屏幕上那四个字组成的简短一行,觉得喉间痛痒,十指虚虚一握,只握到手心汗津津。


王杰希不愧是王杰希,有这个能耐一言一举都扯他心扯他肺,让他时隔年年载载还对过往历历记忆犹新。那些历历中自有灰光暗调、慢语低音,以及乱镜头交错映衬下王杰希一只略带倦意的眼睛。方士谦被回忆里的这样一只眼睛蛊惑,明明知道那个人哪有这么好,偏偏想起的都是那么好的这个人。都说三十岁是人生的分水岭,泾渭由此一道分明,有人跋艰涉险而在这一年攀上巅峰,也有人顶峰造极却在这一年跌进谷底。方士谦作为其中大器早成的典型,早已有功成身退的觉悟,不料功成途中遇到王杰希这一个冤家,最后没能成身退,成了落荒而逃。


三十岁以后方士谦不再看文艺电影,他宁可亲自动手给屋子顶上接条天线,看些美国佬们花样百出的电视真人秀。他心知属于他的某个巅峰已经在某个时候悄然纵逝,连同他生命中属于他的某个王杰希一起。只是有时候午夜梦回,醒来过后夜凉如水,无端会感觉枕边心头都是一片空冷。他不愿意想他了,但还能想起同床共枕时那人总是搭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他不愿意记得他了,却还是记住了那只手被自己握住时的冰凉。


电竞选手退役后选择到国外定居也算挺常见,当初出国自有家庭关系,再加上方士谦有意要避,想干脆避到最远。事实上,无论身在何处,生活总归是生活,千篇一律在所难免。他做了个晚了小几年的大学生,补掉打游戏荒废的文化课程,每每面对书本上张牙舞爪的外文生字,方士谦老想到王杰希年年夏休给训练营的小孩子讲作业的情景。这样的回忆是无关风月的,所以他乐意想,哪怕他关于王杰希的回忆未曾少过风月的浸淫。


闲暇之余他还打荣耀,从来不用治疗,开着各色DPS小号在美服虐菜——在美服他是永远不怕被熟悉他操作的什么人认出来的,却这样大费周章。结果某天方士谦撞见一个他很眼熟的气功师,就这么他乡遇故知。吴雪峰开车跨越千山万水来请他吃饭,挑中国馆子,是做粤菜。现在全世界的中国馆子都在做粤菜。外国人做中餐总有一股子奇怪的酸甜味,更向放错配料的淮扬菜看齐,而且方士谦对吴雪峰和某位斗神的那么点破事儿耳熟能详,吴雪峰对方士谦和某位魔术师的那么点破事儿也耳熟能详,于是饭桌上吃不能吃,聊不能聊,见面的气氛不免有那么点小尴尬。后来吴雪峰动用了酒精大法,给方士谦灌了半杯扎啤,后者立刻视他为亲,抖出了一肚苦水。局面是打开了,但吴雪峰变得对方士谦和某位魔术师的那么点破事儿更加耳熟能详了,直接从故知晋升为首席恋爱咨询师。其实方士谦是苦太久了,只缺这么一人倾诉,他的爱深且慎重,吴雪峰不懂,因而有资格同情。但他也只有资格同情,无所他事,同情之余只剩现实。


这个剩下来的现实里仍然只有方士谦一个人,孑然一身,而王杰希在万里之外。他夜里偶尔从梦中惊醒,会发现趁梦野间伸到被外的手正虚握着,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那些曾经忽视的痛,如果他再软弱一点,可能根本坚持不到徒等这些年。原本他不是固执的人,偏偏在王杰希料不到的地方固执了;原本他不是惨烈的人,偏偏在王杰希看不见的时候惨烈了。这么吃大亏的事情,方士谦从来不肯做的,偏偏为了王杰希做了。


 


“我知道有些话在我们之间说出来很矫情。”他和王杰希经历过无数次大吵,方士谦印象最深刻的有第二冠前的一次,他们两败俱伤,各自坐在离对方最远的两座沙发上面面相觑,王杰希先重新开口打破僵局,“但有些伤口本身就存在着,你能把它们丢在那里不管,可你不能不知道痛。”他是有自知之明的,深知自己性格中某一部分极其刁钻的毛病,比如过于负责,再比如自轻。因为方士谦爱他,所以他这些刁钻会伤害到的不仅仅是他自己。


当时方士谦低着头,不言不语,他不怎么抽烟,否则这种场合非得举一根烟来陪衬缓和,聊胜于无。他们公寓客厅里摆着的是一张矮茶几,可以搁脚的,他这样一低头,视线就放在他和王杰希伸展铺平的两双腿上,小心地远离着桌上的杯杯盏盏,两对脚尖虚虚地抵在一起。他想这多讽刺,他们明明那么刻意地要拉远彼此的距离。“我可以撑,我都撑了这么久了。”他从他十八岁开始摸他的脾气,其实也是会累的,他太高估自己的耐性。就像方士谦没有教会王杰希怎样才能演得好看,王杰希也没有教会方士谦怎样才能有自知之明。


“你都快三十的人了,别这么幼稚。”王杰希吵得倦了,连口气都松散地卷成一团,声嘶力竭处竟有伤感的婉转。“算算日子,你还有多少天,我还有多少年。”他说的是在役的时间,却让人错觉是热情的大限。


方士谦找不到话反驳,哪怕到了若干年后、他已经不再是“快三十”的时候,他都想着那会儿王杰希看得有多清、说的话有多在理,是太清太在理了,不光反衬他幼稚,还反衬他用情,是太用情了,便反衬王杰希凉薄。他曾为否认王杰希的薄情不惜说个无伤大雅的谎,也曾自认为是能改变王杰希的寡幸的那个人,这么孤军奋战、战无不败,而又屡败屡战。就连最后的最后他也是战过的,在那场总决赛前的休息室里他问过王杰希,说你究竟是不是王不留行,留我的话究竟能不能说两句?却得到王杰希反问:难道我说了你就不走了吗?——那个时候方士谦是真以为他们会就这样结束,怎料三年以后还有卷土重来的新局。


 


王杰希打来的那记直球并没挑上个好时机,他们相隔近半天的时差,他快要睡下的时候方士谦才刚起。当初王杰希能靠“一个方士谦不会在清晨五点起床”来判断他身在何方,如今却没能判断出“一个方士谦会在早晨十点干什么”,可见他这回出头抢得有多急。那会儿方士谦正边刷牙边开电脑,QQ开机自动启动,他转回洗手间吐牙膏沫子,又拿着剃须刀走出来。他能把王杰希直播的真情告白如此完美地错开,也不知道该算他们太有默契还是太没默契。


方士谦一面拍着下巴上的须后水一面开消息,王杰希一句绿得晃眼的“你等不等我”就这么毫无预兆地闯进他视线,再往上拉,一排接一排的“你知不知道”彻底绿了满屏。他是真的刚起,洗了把脸也不见得有多清醒,看完全部脑子竟然还保持着局部冷静。不冷静的那部分也是有的,他怀疑王杰希这号是不是被人盗了。


他在输入框里打,“你是不是被盗号了”,差一点就要发出去,幸好有潜意识疯狂阻止,逼他一步步按下退格键。到了这个时候方士谦才觉得有点紧张,喉头干涩,眼睛胀得难受。他一个键一个键地打一句难看的话,像下定决心,Enter却又按得很生硬。他自觉是在作死,说不定从此王杰希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但偏又想起他曾收到他的“生日快乐”,孤单单的四个字,让他在光影错落间鬼使神差地看成“我还爱你”。


 


王杰希问他还等不等,方士谦便反问,“我能说不吗?”


不出两秒,那边就回应:“不能。”






TBC.

评论
热度(79)
  1. 烧了与田忽见客来花下坐 转载了此文字
  2. 烧了与田忽见客来花下坐 转载了此文字

© 烧了与田 | Powered by LOFTER